中农网:专业化供应链和风险管理服务赋能油脂油料市场

文章作者:中农网

食用油脂是人们每日膳食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是供给人体热能的三大营养素之一,并且是人体所必需的脂肪酸、脂溶性维生素及磷脂的重要来源。食用油可分为植物油和动物油两大类,其中动物油在食用油中所占的比例逐年下降,食用油的新增需求主要依靠植物油来满足,植物油逐渐占据主导地位。



我国作为人口大国和消费大国,长期以来食用油脂和油料已成为我国对国际市场依存度最大的大宗农产品,大豆和菜籽等油料的进口量逐年增加,棕榈油则完全依赖进口。大豆作为一种油料作物,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植物油和蛋白提供者。每吨大豆可以制出约0.18吨豆油和0.8吨豆粕。豆粕是主要的蛋白饲料,是养殖业不可或缺的饲料原料。


中国对进口大豆需求旺盛


众所周知,目前大豆商业种植主要分布在南北美洲,美国、巴西、阿根廷三国占全球大豆产量的82%,南北美洲在供应上大体呈现季节互补。而我国则是大豆最大的进口国,占全球进口量的65%,大豆进口量占国内总消费量的90%。

2017年全球大豆贸易量约15200万吨,中国进口了9553万吨。2017年美国向全球出口大豆5391万吨,其中3078万吨出口到中国,占美国出口大豆总量的57.1%。而2017年,国产大豆总产量创下了近几年来的新低,只有1450万吨,同时进口大豆总量达到了9600万吨,后者是前者的6.5倍左右。


我国大豆消费之所以非常依赖进口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大豆种植成本远远高于自美洲三国进口的成本。现在进口大豆的到岸价格才3600元/吨,国产大豆的进厂成本则在4000元/吨以上。而且进口大豆品质好,出油率高,一直是压榨企业的不二之选。


大豆及其压榨产品在国内的流通


目前,我国每年进口大豆约9,600万吨,产出豆粕约7,500万吨,豆油约1,800万吨。大豆压榨产能约60%分布在山东、江苏、广东、广西和东北三省,剩余40%分布全国各地,产品销售半径辐射产区毗邻的省市,产品定价方式由过往的一口价成交逐渐向基差贸易转化。


就压榨产品而言,豆粕由压榨厂直销大型饲料集团和一体化养殖集团的量不足30%,经过数年的发展分化,小部分分销商崛起为全国性贸易商,大部分分销商仍专注于区域化深耕;而食用油脂过去几年的价格剧烈波动,面临行业洗牌,导致贸易商数量大幅减少,贸易环节萎缩。


打造油脂油料供应链和风险管理服务平台,赋能油脂油料市场


在国家去产能、去杠杆、调结构的大背景下,中农网将结合自身在B2B农产品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联合业内优质资源合作方,为广大大豆压榨厂、饲料厂、油脂加工商和贸易商提供精细化的专业服务,打造集贸易和金融为一体的大宗农产品供应链和风险管理服务平台:


01

库存风险管控


在传统的贸易流通过程中,国内有很多大豆压榨厂没有建立健全的购销体系,供应商和采购商都面临着单边市场的困境,一方面不知道下游的价格是多少担心自己出货亏损,另一方面不知道上游成本多少担心高价进货,在空间和时间上出现了错配,而中农网将利用自己在农产品贸易流通中积累的丰富经验,为客户提供错配的风险管理服务,通过基差销售、套期保值锁定合理的利润,并搭建无风险的贸易融资结构,降低采购成本。


此外,长期以来的境外主产区天气情况、大豆到港船期和国内库存、豆粕和玉米的比价关系、豆油和棕榈油的比价关系、宏观经济环境等一系列复杂的因素都直接影响着饲料厂、调和油生产商和油脂贸易商的采购决策。中农网将凭借自身多年在农产品B2B领域的运营与实战经验,顺势而为,帮助民营调和油生产商和油脂贸易商优化采购和定价决策,降低采购和库存成本,实现客户价值最大化。


02

区块链+供应链金融服务


大豆和棕榈油的进口属于大宗商品的国际贸易,通常是整船采购,有大量的资金需求,中农网将介入贸易、仓储和物流环节,通过货物在库监管、仓储管理等服务,依靠大数据、区块链等先进技术为资信良好的民营饲料厂和养殖企业等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




中农网此番对于油脂油料的布局,进一步丰富了中农网的业务品类并拓展了平台发展空间。中农网将利用自身的供应链管理优势以及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等先进技术,深耕油脂油料贸易在全球的流通,让传统贸易流通逐渐线上化,打破行业壁垒,惠及广大豆农、加工厂、贸易商等行业内的客户,实现大豆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