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供应趋紧,是困局、也是机遇

文章作者:中农网

导读:

11月9日,海关总署今日公布数据显示,中国10月共计进口大豆692万吨,较上年同期增加18%,9月共计进口大豆801万吨,其中巴西大豆占到了95%,这个比例高于去年同期的73%。综合市场分析来看,巴西大豆季接近尾声加之贸易摩擦的影响,国内买家出于对第四季供应将吃紧的担忧,争相从巴西买入更多船货,囤积巴西大豆。


今年中国大豆市场预计1000万吨左右缺口:

今年以来我国对原油、天然气等商品进口量都呈现增加趋势,我国大豆进口则出现了略微的量减价跌,量和价的同比跌幅都为0.5%。前10个月进口大豆7,693万吨,略低于上年同期的7,730万吨。不过,截止10月12日,中国大豆库存已近八百万吨的纪录高位。


如此高的囤货,也确实说明我国对大豆进口需求的强劲。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去年中国大豆进口接近1亿吨。


根据美国农业部预测,今年国内大豆预计进口需求量9400万吨,根据国内天下粮仓机构推测,今年国内大豆需进口8900万吨。从巴西大豆预计出口来看,总计只有7600万吨。加上从俄罗斯,乌克兰和巴拉圭等其他大豆生产国进口的零零碎碎拼凑起来,粗略估算至少国内今年的大豆缺口在1000万吨左右。


美国大豆出口中国减少9成:

回看历年大豆进口情况,通常进口量占当年大豆供给量近80%。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7年我国进口大豆量从巴西进口占比约53%;美国进口占比约34%。而自2018年9月开始的新的销售年度,美国大豆对中国贸易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美国大豆出口中国减少9成。


截止10月4日,美国农业部报告显示,今年美国大豆对中国出口量约为108吨,而去年同期该数值为1169吨,同比减少90.8%。


也许是前几年看准了中国的市场,今年美国农户播种了8955.7万英亩大豆,成为美国第一大农作物。但是,如今缺少了中国市场,不仅大豆卖不出,美国大豆价格跌幅也超过12%,是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巴西旧作大豆销售殆尽难以满足中国需求:


由于北美大豆进口受阻,中国对巴西大豆的需求热情高涨,导致巴西大豆销售火热,目前可供出口销售的大豆量仅存575万吨。


国内方面,截至2018年11月6日,国内进口大豆港口库存701万吨,而国储方面,从2008年10月到今年4月,我国先后4次在东北主产区进行大豆国家收储,总量达到725万吨,其中150万吨为中央储备,500万吨为临时储备。截至10月底,临储拍卖成交200.7万吨。因此国储中约有300万吨可供拍卖使用。


因此,预计到1月份,国内大豆供应量预计在1000万吨。而2017年中国10月份至次年1月份的压榨量总计为3160万吨。新增进口和国内大豆供应难以满足2019年1月份之前的压榨需求。


四季度大豆短缺何时能解?

1)巴西大豆播种加速,预计2月上旬登陆中国

2018/19年度巴西各州天气情况良好,各种均在空窗期结束后就开始大豆播种,其中大豆主产州的帕拉纳州和马托格罗索州均于9月中旬开始播种。

根据资讯机构AgRual每周发布的巴西大豆种植进度显示,截至11月1日当周,巴西大豆播种率已完成60%,相较去年同期仅为43%。巴西港口至广州大致需要30-40天的船运期,加上95天大豆成熟期以及大豆收割时间大致需要140天左右,新作大豆最早预计将于2018年2月上旬登陆中国市场。按资讯机构Agrual预估新季大豆产量预估为1.2亿吨,截至10月11月巴西大豆播种率完成20%,初步估算,首批登陆中国的巴西新季大豆约为2400万吨。


2)美豆进口如若放开,可缓解四季度国内大豆供应紧张格局

从美豆出口检验数据来看,截至11月1日,美豆出口检验量为1313400吨,较去年同期下降46.26%,较5年均值下跌49.70%。如果11月30日中美两国磋商顺利,中国重启美豆进口,美豆收割全面结束,迎来出口高峰。继而经15-25天船期到达广州港,届时可缓解中国12月及1月的大豆短缺情况。


3)提高国内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

近年来,国内不断加大对大豆种植的补贴力度,提高农民种植大豆的积极性,提高大豆的种植面积和产量,减少对进口大豆的依赖性,中国相关产业也在努力寻求美国大豆替代品。这种多元化举措表明中国已经在进行调整的过程中。


小易观点:

在11月1日后,“一通电话”似乎让中美贸易争端有所转机,但后续发展,我们不得而知。在此环境下,对于国内大豆农业产业链,一方面要提高国内大豆种植的机械化程度,通过规模化种植和技术升级,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则应积极向上上游延伸布局,国内企业应国外大豆主产区的龙头企业积极合作,在境外主产区建立大豆采购基地,通过建立一站式农资采购平台、提供农业金融及种植技术服务等,形成与农户的紧密黏性。


与此同时,利用技术手段探索“互联网+农资+大宗贸易”的模式,重构大豆的国际供应链和产业链,进一步增强大豆来源的稳定性和贸易的主动权。


此文经中农网研究整理发布